报复性离婚?深圳4月离婚量不寻常:有翻丈夫手机发现出轨十年,有为猫闹翻

随着疫情平缓,带来报复性消费的同时,似乎也带来了“报复性离婚”。截至目前,深圳各婚姻登记处仍实行预约登记制。

按照深圳全年来算,历年离婚总量一般不会超过同期结婚总量的三分之一,而在今年4月,深圳的离婚总量达到了结婚总量的84%。

记者梳理发现,离婚数量的攀升,与疫情有着一定关系。疫情成为了婚姻关系问题的导火索,让一些被忽视的问题得以重新考量。同时也因为疫情期间相关政策的出台,让一些人急于把婚离了,以达到某种投机性目的。对于此类疫情期间新发的社会问题,应如何重视和化解?有专业人士表示,婚姻辅导有必要性,且应该提前介入。

配资顾问网2月14日,疫情期间,深圳市南山婚姻登记处仍有不少情侣在办理婚姻登记手续。但与此同时,有数据显示,4月以来,深圳预约离婚量激增,达结婚量八成多。

半个月排不上号

担心已达成的协议变卦

配资顾问网家住龙华的雷女士告诉记者,她与丈夫在2020年春节前夕已经达成了协议离婚的共识,奈何疫情突袭,原本去民政部门办理手续的计划一拖再拖,直到如今都没能完成。

“3月20日左右吧感觉疫情稳定了,就想预约办理,那时候发现预约办理人数很多,应该是疫情期间积压的存量还没处理完。”雷女士决定等几天,看看办理手续的紧张情况是否会好转。从4月1日至4月15日的半个月期间,她每天都会登录民政局的系统去预约,令她吃惊的是,在此期间全市每个办事处的号都被约满了。

但令雷女士困扰的是,没有提前预约就不能去办理合法离婚的手续,她担心双方提前谈好的协议可能存在变动的风险,“因为没有办理合法的手续,随时都可以反悔,心里特别不踏实,只希望这个情况可以早日解决。”

疫情期宅家翻丈夫手机

意外发现被出轨10年 

因疫情而强制实行的预约制给了情绪性离婚冷却下来的机会,但也可能成为离婚的导火索。

杨芳今年已经48岁了,在这次疫情来临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过着和大多数中年女人一样的生活,“我私心里觉得大家的家庭都一样,老公不怎么管家里,他负责挣钱养家,我负责做好后勤工作呗。”疫情期间,一家人待在家里的时间增多了,也让杨芳开始观察起老公来。“总是拿着手机,两人在家也没啥话说。”

在几次搭腔无果后,杨芳决定去翻翻老公的手机,看看有什么秘密。结果这一看才知道,老公已经出轨10年了。

杨芳哭得梨花带雨,老公则明确表示自己要抽离这段关系。可几次三番下来,杨芳都发现老公会忍不住发信息给对方,“我是说了要断,但我没办法说一就是一。”

忍无可忍的杨芳预约了4月底办理离婚。前期看似平静的家庭生活,却在婚姻关系变质后,复苏了她强大的记忆力。杨芳清楚记得,2013年自己住院的时候,老公因为出差没来陪她,如今在她看来都是借口,“过去的这些记忆点,曾经以为是夫妻日常的种种,但其实我一直都记得。如果没有疫情的爆发,我会选择忍。”

配资顾问网预约办理当天,杨芳和丈夫前往婚姻登记处,排队时就已经哭得快要断气了,两人也一直在拉扯着。其实丈夫并不想离婚,“我承认我确实错了,可能那段关系让我有点成就感,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家庭。”原来,在丈夫看来,外面的人既然不催,自己没有必要去打破家庭的稳固感,“加上孩子的学业正是冲刺的时候,家里还有双方的老人要照顾,我也就是陪着她来一趟,哭够了她可能就会冷静下来。”

情绪性离婚多发

为一只猫闹翻了

王雪和杨雷“去年12月底认识,1月就结婚了。”闪婚之初,两人是看上了彼此的优点,满心都只有对方最好的一面。

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候,两人不在一个地方,彼此的关系也颇为和缓,杨雷更表示,待到疫情稳定就去王雪所在的城市陪陪她。可等到3月初,两人过上了朝夕相处的生活后,彼此间矛盾激化,最后直接绷不住了,预约离婚。“她会反复陷入‘你是不爱我了吗’的死循环。”在两人来到婚姻登记处后,情绪逐渐回归理性,没有急于办理离婚,而是在婚姻辅导老师的介入下,尝试调和彼此矛盾。

事实上,愿意接受调解,并且能够调解成功的总归有限。情绪性离婚在这次疫情期间,可谓是频频上演。深圳一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透露,曾遇到过一对夫妻来到现场办理离婚时,双方争执的根源是家里养的一只猫。

女方由于此前流过产,遇上多次备孕都没能成功,男方就认为是猫导致的,要求女方把猫送走,“咱俩谈恋爱的时候就说好了,猫是我的家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它送走!”男方则强调,这段时间正在备孕,应该先把猫送走,生了孩子之后再拿回来。可这番言论在女方看来,是男方阴谋论的表现,坚持来到现场办理离婚,双方最终不欢而散。

疫情期间,深圳各婚姻登记处均采取预约登记制,预约成功的市民需分时段进入。

出现单日离婚数>结婚数

疫情诱发冲动也暴露问题

查看过往婚姻登记数据会发现,4月本就是结婚预约的淡季,因此相较而言,离婚数量的上升就更为扎眼。

2020年4月,深圳结婚登记总量为4160+27(涉外)对,离婚量为3514+10(涉外)对。按照深圳全年来算,历年离婚总量不会超过结婚总量的三分之一,可在4月,深圳的离婚总量已经达到了结婚总量的84%。

疫情前,深圳大多婚姻登记处离婚的预约量为20对/天。但由于疫情发生后,严格实行预约登记制,仅靠预约量无法满足现场办理需求。此后,如福田、南山、龙岗等地的婚姻登记处都将离婚预约量调至20对以上,而对于一些急于办理的市民,婚姻登记处会视乎当天工作量来动态调整结、离婚业务的预约量。4月14日,深圳一婚姻登记处甚至出现了离婚量为结婚量2.5倍的情况。“预约量比年前多是肯定的,我们也视情况动态调整总量,加上本身4月结婚量就比较低,因此会开放一部分预约号给离婚业务。”

配资顾问网疫情之下婚姻登记约满的情况,和不少人的冲动有关。福田区婚姻登记处相关负责人武薇告诉记者,由于2月2日停止办理结婚,很多人都选择预约2月14日和2月20日,但现场来的人却不多。当工作人员致电预约人时,对方却表示,“啊?我没有登记结婚啊”的类似回复,“很多人只是为了凑个热闹,感觉自己没有预约到就亏了,先占着名额再说,结果考虑到疫情就不来了,也没有及时取消。”

在武薇看来,家庭的稳固和双方对家庭观念的责任感是正相关的。平日里不时遇到老人家来补领结婚证,“他们的证都泛黄了,裹在一个布包里面,特别珍惜。”但在如今不少年轻人的世界里,婚姻并没有练就他们的家庭责任感,一些去年才结婚的年轻人,今年跑来补办结婚证,问及丢证的原因,对方表示不知道证丢在哪儿了,“在他们的观念里,结婚证可能还不如一张职业证来得重要。”

配资顾问网此外,记者从深圳市阳光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获悉,疫情的出现也让一些本就存在的家庭问题越发突出,家暴现象更是多有发生。

配资顾问网深圳市阳光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理事长孙亚华表示,在疫情期间,该社会组织进行社区服务时,

配资顾问网多次收到居民反映家暴的情况。“疫情期间随着在家时间的延长,家庭冲突就逐渐增多,导致双方语言和肢体的冲突就会发生。

除了夫妻双方外,也包括孩子在家时间长、上网课不专心等因素激化家长情绪反弹,导致家长施暴。”此外,由于疫情带来的如失业、减薪等生活压力,带来了情绪失控的可能,也成为了家暴的导火索。而这些也都是婚姻走向破裂的助推因素。

豪宅税调整后离婚量激增

“政策性离婚”不罕见

除了双方感情真正破裂,导致离婚预约激增的还不乏“政策性离婚”,即夫妻双方为了避税、获取优惠房贷利率等目的,通过“假离婚”来实现。

2019年11月11日,深圳“豪宅税”推出新的征收标准,同时满足住宅小区的容积率在1.0以上、单套建筑面积在144平方米以下的住房,满两年可免征增值税。对于一些想要购置第三套房产的家庭,“假离婚”是其中一种实现路径。

记者从市民政局了解到,2019年12月深圳离婚量为3632+27(涉外)对,2018年12月深圳离婚量为2195+32(涉外)对,总量同期上涨约为64%。婚姻登记处相关人员直言,这次离婚量上涨和疫情并没有任何关联,“那时候疫情还没有暴发,最直接的关联是政策性离婚,还有一些离婚专业户。”

配资顾问网深圳贝壳研究院院长肖小平认为,相关政策的出台并不会直接导致离婚量走高,但的确能够起到刺激房产市场交易量的作用。“豪宅税调整之前,深圳市场交易量没有那么大,后来由于政策的原因,一些本来不想换房的市民也打起了换房的主意,能够减免几十万的税,自然就会延伸出投机操作。”

配资顾问网2月初,深圳市政府推出“惠企16条”措施,其中提到将拿出超过30亿元为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随后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出台了贷款贴息的实施办法:对从2020年2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期间获得深圳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新增贷款,给予贴息支持。AI财经社计算过房抵经营贷,经营贷利率一般在3.9%~4.5%,以某区为例,若一切按照最高标准计算,那么贷款1000万元实际支付利息应为45万元,市政府补贴50%,再加上区政府补贴70%,即45万元/2×70%=15.75万元。粗略估算后,在理想情况下,贷款1000万元,贴息后的利率低至1.8%。同理可得,一部分投机客会选择“政策性离婚”来获得购房资格。

配资顾问网此外,除了买房,现场也不乏为了获得更高额的补助津贴而前来办理离婚的。陈女士和丈夫在2004年收养了一个孩子,如今孩子即将入读高中。面对较为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陈女士又待业在家,她便打算通过离婚来申请低保,如此一来孩子也能以低保户的身份获得学生服费资助、寄宿生生活补助、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费补助等政府资助。而这类情况,其实也是“政策性离婚”的代表。

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透露,深圳的婚姻登记量和政策性挂钩密切,看似不太沾边的豪宅税调整,也导致多个区婚姻登记处工作量增加。“除了感情不合适之外,大多数都是为了政策性离婚。最高的婚姻登记个人记录能达到20多条,一页纸都打不下来,这样操作,离婚量很难不涨。”

“离婚冷静期”会有效吗?

配资顾问网2019年1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第1077条规定了离婚冷静期: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30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前款规定期间届满后30日内的,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未申请的,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此事一出,立即登上了热搜。

作为承担了深圳市28%婚姻登记业务的机构,福田婚姻登记处从2月3日至5月1日累计办理业务4110宗,即便是五一放假当天也办理了87宗业务。一名一线婚姻登记处理人员向记者透露,在见证了太多冲动离婚的案例后,他认为设置离婚冷静期非常有必要——降低冲动离婚的同时,也杜绝了很大一部分频繁政策性离婚的发生。而对于网友提及家暴、遗弃等恶习的情形,即便是没有冷静期,也需要双方当事人都同意才能在民政部门办理离婚,“如果实施暴力的人不愿意,另一方也不可能通过民政局来办理离婚,而冷静期的存在更能弥补政策漏洞。”

孙亚华不仅是深圳市阳光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也是深圳市婚姻家庭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同时还是深圳市政协委员。对于民法典草案提及的离婚冷静期,他持反对意见,“冷静期可能更不冷静。”孙亚华指出,如果是因为家庭关系破裂需要离婚的,而婚姻中处于弱势一方以及孩子,在现行庇护政策缺乏的情况下,如果再设置冷静期对他们而言存在较大风险。

配资顾问网而对于打算“政策性离婚”的人,则会将之看做是增设障碍导致他们无法离婚,“目前的婚姻法和婚姻调处的方式来说,难以调解这种有较强目的性的离婚,反而可能会引发他们比较直接的反应,当他预期目的无法达到的情况下,他就会和民政部门纠缠。”与此同时他指出,不少“政策性离婚”对于夫妻双方而言都有“假戏真做”的可能,因为已经事实离婚了,夫妻双方内心会发生变化,最终导致曲终人散的局面。

婚姻辅导有必要性且应提前介入

配资顾问网龙静潇是福田婚姻登记处婚姻家庭咨询师,在一些预约了离婚办理的夫妻来到现场后,如果双方有意愿调解就会来到这里。疫情期间,她调解了多对夫妻的离婚诉求。疫情之下相处期间两个人的矛盾爆发,而产生离婚诉求的案例,在她看来比较好调解,“不要把疫情当成一种灾难,想想我们之前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可以正好通过这一次发现问题的节点来解决,以后的路也能走得更好。”

疫情下的离婚现象,更多的是一种两人间矛盾的集中爆发,其中不乏携手多年的夫妻,“孩子都很大了,两个人之间连亲密动作都没有了。”龙静潇建议,夫妻之间可以尝试在家中共同做做家务,加强互动,“因为疫情宅家发生矛盾,其实可以‘变废为宝’,大多数夫妻在情绪平复之后,都是听得进去的。”

配资顾问网福田区婚姻登记处负责人武薇同样认为婚姻辅导具有必要性,且应该提前介入,“所有的婚姻登记当事人,都不应该这么晚才去了解这个事儿。怎么去两性相处,进能进到哪、退能退到哪,都需要提前了解自己的底线。”她表示,在不少离婚案例中,都是因为两个人形成了一个相处模式,后续其中一方意识到自己太卑微,却也很难改变婚姻中的状态。

(注:杨芳、王雪、杨雷均为化名)